第三十六章 巨變

    筆神閣 www.bishen8.com因為文縣實在是天下太平,周邊地區也無戰事,於是月牙想要去一趟豬嘴鎮。一筆閣 m.yibige.com 更多好看小說當初劉平從顧玄武手裡要來一千大洋,租房子過日子花了一些,還剩好幾百,被她裝進瓦罐埋在了地下,本來算作是家中的寶藏,非到緊要關頭不肯取用的,然而後來遇了變故,三人離開豬嘴鎮後就再沒回去過。如無意外的話,她想,瓦罐應該還在地下。

    幾百大洋的財產,放在哪裡都不是小數目,而豬嘴鎮又不偏僻,即便是步行前往也不算遠。顧玄武在文縣住膩了,聽說月牙和劉平要去豬嘴鎮,他欣然同意,並且親自帶了一隊士兵,要給他倆做保鏢。

    顧玄武重走去年的逃亡之路,心中別有一番得意。沾沾自喜的騎在高頭大馬上,他沿途伸手指指點點「看見前面的路口沒有?我當時要是在那裡拐了彎,就到不了豬嘴鎮,也見不著你們了!」

    劉平和月牙合乘了一匹馬。聽聞此言,劉平開口說道「有緣千里來相會。」

    顧玄武一點頭「沒錯,咱們是有點緣分。陰差陽錯的見了一次又一次。」

    月牙靠在劉平懷裡,看著路邊的野花迎風搖曳。碧藍色的天空下,一隻金黃蜂子掠過她的鼻尖。把手輕輕搭在劉平握著韁繩的手背上,她笑道「挺好,往後你倆也別生分。」

    顧玄武立刻笑了「放心,我和他打不起來。」然後他看了劉平一眼,繼續說道「真打起來也沒事,他打不過我,我打不死他。」

    馬走得慢,劉平坐煩了,自作主張的飛身下馬,把月牙和顧玄武全嚇了一跳。顧玄武正要大罵,不料月牙像個小晚一娘一似的,兇巴巴的先發了吼聲「幹啥去?」

    劉平仰臉對著月牙微笑「我給你牽馬。」

    劉平說要給月牙牽馬,其實牽著牽著就鬆了手。蹲在路邊采了一大把迎春花,他走回月牙身邊,把花插在了馬轡頭上。月牙一直追逐著他的身影,看不夠似的看。而他牽著韁繩向前行走,仿佛是察覺到了她的目光,忽然回頭一笑。

    春日明烈的一陽一光照耀了他的頭臉,他笑出了一口很好看的雪白牙齒,看起來有種天真無邪的動人。月牙也跟著笑了,一邊笑,一邊把他深深的印進眼中、刻到心裡。她想「他多好啊!」

    劉平心滿意足的扭開了臉,伸手又要去拉顧玄武的韁繩。顧玄武立刻一揮手「去,我不用你給我牽馬!」

    月牙也俯身打了他一巴掌「你就不能上來歇歇你的狗腿?在家裡頂數你最懶,出來倒勤快了!你看你摘的這些花,招來多少蜜蜂?你趁早給我上來,要不然我和顧玄武走了,沒人管你!」

    劉平乖乖上了馬,感覺月牙和顧玄武都沒什麼情趣。

    一行人到了豬嘴鎮,先前租住過的房子還鎖著大門,顯然裡面沒來新房客。月牙貼著宅院的後牆根往下挖,從深處挖出一隻破瓦罐。瓦罐沉甸甸的,裡面正是大洋。

    雖然大洋是月牙當初親手埋下去的,不過半年之後挖掘出來,總像是失而復得,十分慶幸。三人到鎮子中心的飯館裡去吃了頓遲來的午飯,本打算吃飽喝足之後就回文縣,不料菜未上完,外面卻是一陰一了天。顧玄武走到雅間窗前向外一望「哎喲,是不是要下雨啊?」

    劉平和月牙也不確定,三人正要看天說話,雨絲飄下來了。

    顧玄武回到縣裡也沒急事,所以索一性一坐穩當了,慢悠悠的連吃帶喝,順便等著雨停。然而春雨下得綿長,天色也是越來越暗。

    月牙坐得久了,又吃得腹中飽一脹,就想起身活動活動。飯館是大館子,上下兩層樓。她一挑帘子出了二樓雅間,沿著滿地油污的長廊往樓梯走。走著走著,她忽然直著眼睛停了腳步。

    抬手捂住胸脯,她張了張嘴,隨即「嘎」的打了個飽嗝。此嗝十分響亮,月牙雖然不是文雅仕女,可也比不得顧玄武的粗豪。閉嘴之後紅了臉,她向左右瞟出兩眼,就見今日樓上客人不多,雅間之內都很安靜,想必無人領略自己的飽嗝,便加快腳步,做賊心虛的趕緊離去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她身後的雅間門帘倏忽一動,一雙慘白的小手將伸未伸,無聲的停頓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月牙到了樓下,見顧玄

隨機推薦:大總裁,小悶騷! 末世之人生贏家 聖古大帝 花都最強狂龍 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

語言選擇